首页 > 苏派教育 > 执教感悟 > 正文

从教的那些日子

作者:薛国英 发布时间:2020-06-05 来源: 《江苏教育报》

  ■薛国英

  往事如愈酿愈香的陈年老酒,是人生卷轴上最亮丽最耀眼的风景。从教的日日夜夜,让人萌生出一种别样的情怀。

  那年我师范毕业,被分配到离家二十余里的乡镇中学,正式开始了自己的教学生涯。

  初为人师,我既欣喜又忐忑,更倍感光荣和骄傲。

  我知道自己还不能游刃有余地驾驭课堂,班里也总有学生调皮捣蛋,但我没有退缩,工作的劲头越来越足,为早日成为一名优秀的教师而奋力拼搏。我每天精心备课,认真授课,仔细批改作业,和学生真诚交谈,做他们的知心朋友,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学校的老师多是本村或者附近村子的,每到晚上,这些老师都回家休息了,只剩下我们几个离家远的在学校。聊天交流成了我们晚上解闷的方式。然而更多的时间,我将自己关在房间里看书、写文章。唯有此时,我才会忘却寂寞和烦恼。

  我陶醉于意境深邃的唐诗宋词,寻觅着李白的飘逸,体会着杜甫的深沉;聆听着李清照“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浅吟低唱,沉醉于苏东坡“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豪迈高歌。我徜徉于世界名著中,体味人物的悲欢情感,为茶花女的不幸遭遇而同情落泪,为少年维特的爱情烦恼而忧心忡忡……

  文学熏陶了我,我又用文学去熏陶学生。学生们的人文素养迅速提高,班里的语文成绩开始名列全区前茅,我也发表了数篇散文和诗歌。

  虽是在乡下教书,但我欣喜异常,我为自己是一名教师而欣慰!

  班里的学生聪明伶俐,而且个个好学。为了开阔他们的视野,我把自己多年来积攒的中外名著和《读者》《小小说选刊》等杂志带到班里,供学生阅读。很多时候,我和学生一边读一边探讨,享受着书籍带来的乐趣。

  令我感到惭愧的是,我后来没能坚持下去,当了“逃兵”,辞去工作去广东闯荡了一番。独自走在陌生城市的街道上,看着鳞次栉比的高楼,听着缠绵悱恻的流行歌曲,我时时有一种陌生感。“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我觉得自己注定只是那座陌生城市里的一个匆匆过客而已。

  我的学生们不知道从哪儿打听到我在广东的地址,不停地给我写信,有时一天就有好几封。信中一遍又一遍呼唤:“薛老师,您回来吧,我们想念您,等着您为我们上课呢!”在遥远的异乡,读着学生们情真意切的来信,我一次又一次落泪。

  于是我又匆匆而回,而且下定决心,纵然清贫一世,我都要固守这方教育的热土。

  那年中考,学生们用优异的成绩回报了我。那个时刻,我感觉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我提笔写下《望海潮》,表露自己内心的情怀:

  半亩方塘,三尺讲台,杏坛自古繁盛。红烛生辉,传经授道,座中数十门生。玉壶存冰心,朱笔写师魂,师德高尚。春播桃李,秋收硕果,展豪情。

  九月校园清嘉,有桂花飘香,秋高气爽。博览群书,潜心执教,呕心沥血育英。学令公讲学,谆谆如父语,心情朗朗。他日门墙桃李,欣慰藏胸中。

  不久前,我生病住院。住院期间,学校领导和同事们纷纷前来探视。更让我感动的是,学生们得知我生病的消息后,或打电话或发微信,牵挂着我的病情,安慰我安心养病。

  出院回到家中,历届学生来了许多,一声声关切的问候,让我甚为感动。感慨之余,我又写了一首《临江仙》:

  前些时日,偶染微恙,心情郁闷。亲朋好友,闻之探视;学生得知,来信问候。南张诸生,登门探望,一声保重,热泪盈眶。余一凡人,无权无势,有人敬重,此生无憾。感慨系之,唏嘘不已。是为小序。

  犹忆南张相见日,廿年往事堪惊。回首双鬓已星星。再度相逢时,畅叙师生情。

  离家甚远校简陋,身心系育人上。为教学日思夜想。不应年岁愁,喜弟子有成。

  从教二十余年,我有过辛酸,有过痛苦,有过困惑,有过遗憾,但更多的是喜悦和欣慰。与学生相处的时光,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记忆;学生的喜爱和敬重,是我一生中最宝贵的精神财富。此生做一教师,足矣!

责任编辑:陈路

从教的那些日子
发布时间:2020-06-05   
来       源:《江苏教育报》  

  ■薛国英

  往事如愈酿愈香的陈年老酒,是人生卷轴上最亮丽最耀眼的风景。从教的日日夜夜,让人萌生出一种别样的情怀。

  那年我师范毕业,被分配到离家二十余里的乡镇中学,正式开始了自己的教学生涯。

  初为人师,我既欣喜又忐忑,更倍感光荣和骄傲。

  我知道自己还不能游刃有余地驾驭课堂,班里也总有学生调皮捣蛋,但我没有退缩,工作的劲头越来越足,为早日成为一名优秀的教师而奋力拼搏。我每天精心备课,认真授课,仔细批改作业,和学生真诚交谈,做他们的知心朋友,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学校的老师多是本村或者附近村子的,每到晚上,这些老师都回家休息了,只剩下我们几个离家远的在学校。聊天交流成了我们晚上解闷的方式。然而更多的时间,我将自己关在房间里看书、写文章。唯有此时,我才会忘却寂寞和烦恼。

  我陶醉于意境深邃的唐诗宋词,寻觅着李白的飘逸,体会着杜甫的深沉;聆听着李清照“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浅吟低唱,沉醉于苏东坡“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豪迈高歌。我徜徉于世界名著中,体味人物的悲欢情感,为茶花女的不幸遭遇而同情落泪,为少年维特的爱情烦恼而忧心忡忡……

  文学熏陶了我,我又用文学去熏陶学生。学生们的人文素养迅速提高,班里的语文成绩开始名列全区前茅,我也发表了数篇散文和诗歌。

  虽是在乡下教书,但我欣喜异常,我为自己是一名教师而欣慰!

  班里的学生聪明伶俐,而且个个好学。为了开阔他们的视野,我把自己多年来积攒的中外名著和《读者》《小小说选刊》等杂志带到班里,供学生阅读。很多时候,我和学生一边读一边探讨,享受着书籍带来的乐趣。

  令我感到惭愧的是,我后来没能坚持下去,当了“逃兵”,辞去工作去广东闯荡了一番。独自走在陌生城市的街道上,看着鳞次栉比的高楼,听着缠绵悱恻的流行歌曲,我时时有一种陌生感。“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我觉得自己注定只是那座陌生城市里的一个匆匆过客而已。

  我的学生们不知道从哪儿打听到我在广东的地址,不停地给我写信,有时一天就有好几封。信中一遍又一遍呼唤:“薛老师,您回来吧,我们想念您,等着您为我们上课呢!”在遥远的异乡,读着学生们情真意切的来信,我一次又一次落泪。

  于是我又匆匆而回,而且下定决心,纵然清贫一世,我都要固守这方教育的热土。

  那年中考,学生们用优异的成绩回报了我。那个时刻,我感觉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我提笔写下《望海潮》,表露自己内心的情怀:

  半亩方塘,三尺讲台,杏坛自古繁盛。红烛生辉,传经授道,座中数十门生。玉壶存冰心,朱笔写师魂,师德高尚。春播桃李,秋收硕果,展豪情。

  九月校园清嘉,有桂花飘香,秋高气爽。博览群书,潜心执教,呕心沥血育英。学令公讲学,谆谆如父语,心情朗朗。他日门墙桃李,欣慰藏胸中。

  不久前,我生病住院。住院期间,学校领导和同事们纷纷前来探视。更让我感动的是,学生们得知我生病的消息后,或打电话或发微信,牵挂着我的病情,安慰我安心养病。

  出院回到家中,历届学生来了许多,一声声关切的问候,让我甚为感动。感慨之余,我又写了一首《临江仙》:

  前些时日,偶染微恙,心情郁闷。亲朋好友,闻之探视;学生得知,来信问候。南张诸生,登门探望,一声保重,热泪盈眶。余一凡人,无权无势,有人敬重,此生无憾。感慨系之,唏嘘不已。是为小序。

  犹忆南张相见日,廿年往事堪惊。回首双鬓已星星。再度相逢时,畅叙师生情。

  离家甚远校简陋,身心系育人上。为教学日思夜想。不应年岁愁,喜弟子有成。

  从教二十余年,我有过辛酸,有过痛苦,有过困惑,有过遗憾,但更多的是喜悦和欣慰。与学生相处的时光,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记忆;学生的喜爱和敬重,是我一生中最宝贵的精神财富。此生做一教师,足矣!

责任编辑:陈路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中国江苏省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33号  邮编:210036  

网站相关问题请发送邮件至help@jsenews.com

电话:86275776(报社相关),86275726(通联发行) 传真:025-86275721,86275777;技术支持:18761656745。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084号, 苏ICP备09001380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10420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