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视点 > 正文

给教师减负需要“负面清单”

作者:张 涛 发布时间:2019-06-14 来源: 《江苏教育报》

  ■河南省漯河市郾城区委老干部局 张涛

  填不完的表格、写不完的心得体会、五花八门的比赛或活动、各式各样的评比或检查……眼下,在一些地方一拨拨袭来的非教学任务让不少教师身累,心更累,以至于有教师感慨,都快没时间教书了。其中,既有必要的非教学任务必须由教师完成,也存在部分非必要的教学任务给教师带来了“额外负担”。(4月15日《中国青年报》)

  一直以来,人们经常谈论的是学生减负的话题。事实上,教师同样面临着负担过重的问题。此前有媒体报道,近3年来,杭州某区教育局内各种和教育无关的临时任务多达188件。杭州某知名公办小学一学期曾接待过50个访问团,最多时一天接待3个团。

  不少教师坦言,如果为了学生忙点累点也乐意,之所以身心俱疲,主要忙于大量非必要的教学任务,常常劳而无功。时下,诸如征地拆迁等工作,都需要学校参与其中。让“教书匠”搞拆迁,时间浪费不少,效果也不见得好。同时,各类督导评估、达标验收、检查评比,让学校和教师不堪重负。

  过多过滥的非教学任务,牵扯了教师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使其很难静下心来研究教学。著名特级教师李镇西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有些教师“真正用于教学及相关准备的时间在整个工作时间中占比不足四分之一,剩下的四分之三是更为耗时耗力的非教学任务”。教师的本职工作就是教书育人,陷于各种非教学任务难以自拔,到头来很可能“种了别人的田,荒了自家的地”,不利于教育事业和人才培养。再者,教师的工作任务,相当一部分又会分解给学生和家长,点不完的赞、投不完的票、写不完的征文、下不完的App……也增加了家长的负担。

  这些现象,一方面由于一些地方政府对于教育工作的特殊性缺乏正确认识,在安排部署工作时没有考虑到学校教学为主的实际情况,而是将其等同于一般的事业单位,全局性任务一样不能少;另一方面,也有形式主义思维作祟。有的部门在开展工作时,往往将学生作为凸显政绩的工具,凡事都想从娃娃抓起,都要搞小手拉大手,似乎不这样做就说明不重视,工作没有到位。

  当然,我们不是要求学生“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一些必要的非教学任务和进校园活动,既有助于锻炼教师的综合能力,也有利于学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但是,学校绝不能成为一个“筐”,啥都往里装。在2019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明确提出,教育部将专门出台中小学教师“减负”政策,2019年要把为教师“减负”作为一件大事来抓。给教师减负,当务之急是通过顶层设计建立“负面清单”,厘清进校园的红线,赋予教育部门和学校敢于说不的权利。只有减去与教书育人无关的任务,把时间和精力还给教师,才能让广大教师心无旁骛,聚焦主业,更好地传道授业解惑。

责任编辑:陈路

给教师减负需要“负面清单”
发布时间:2019-06-14   
来       源:《江苏教育报》  

  ■河南省漯河市郾城区委老干部局 张涛

  填不完的表格、写不完的心得体会、五花八门的比赛或活动、各式各样的评比或检查……眼下,在一些地方一拨拨袭来的非教学任务让不少教师身累,心更累,以至于有教师感慨,都快没时间教书了。其中,既有必要的非教学任务必须由教师完成,也存在部分非必要的教学任务给教师带来了“额外负担”。(4月15日《中国青年报》)

  一直以来,人们经常谈论的是学生减负的话题。事实上,教师同样面临着负担过重的问题。此前有媒体报道,近3年来,杭州某区教育局内各种和教育无关的临时任务多达188件。杭州某知名公办小学一学期曾接待过50个访问团,最多时一天接待3个团。

  不少教师坦言,如果为了学生忙点累点也乐意,之所以身心俱疲,主要忙于大量非必要的教学任务,常常劳而无功。时下,诸如征地拆迁等工作,都需要学校参与其中。让“教书匠”搞拆迁,时间浪费不少,效果也不见得好。同时,各类督导评估、达标验收、检查评比,让学校和教师不堪重负。

  过多过滥的非教学任务,牵扯了教师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使其很难静下心来研究教学。著名特级教师李镇西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有些教师“真正用于教学及相关准备的时间在整个工作时间中占比不足四分之一,剩下的四分之三是更为耗时耗力的非教学任务”。教师的本职工作就是教书育人,陷于各种非教学任务难以自拔,到头来很可能“种了别人的田,荒了自家的地”,不利于教育事业和人才培养。再者,教师的工作任务,相当一部分又会分解给学生和家长,点不完的赞、投不完的票、写不完的征文、下不完的App……也增加了家长的负担。

  这些现象,一方面由于一些地方政府对于教育工作的特殊性缺乏正确认识,在安排部署工作时没有考虑到学校教学为主的实际情况,而是将其等同于一般的事业单位,全局性任务一样不能少;另一方面,也有形式主义思维作祟。有的部门在开展工作时,往往将学生作为凸显政绩的工具,凡事都想从娃娃抓起,都要搞小手拉大手,似乎不这样做就说明不重视,工作没有到位。

  当然,我们不是要求学生“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一些必要的非教学任务和进校园活动,既有助于锻炼教师的综合能力,也有利于学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但是,学校绝不能成为一个“筐”,啥都往里装。在2019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明确提出,教育部将专门出台中小学教师“减负”政策,2019年要把为教师“减负”作为一件大事来抓。给教师减负,当务之急是通过顶层设计建立“负面清单”,厘清进校园的红线,赋予教育部门和学校敢于说不的权利。只有减去与教书育人无关的任务,把时间和精力还给教师,才能让广大教师心无旁骛,聚焦主业,更好地传道授业解惑。

责任编辑:陈路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中国江苏省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33号  邮编:210036  

网站相关问题请发送邮件至help@jsenews.com

电话:86275776(报社相关),86275726(通联发行) 传真:025-86275721,86275777;技术支持:18761656745。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084号, 苏ICP备09001380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10420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