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专题 > 2020年 > 家教小故事 > 正文

【家教小故事】系列之四十六:那些“守望相助”的日子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9-14 来源: 江苏教育新闻网

  【编者按】家庭是人生的第一个课堂,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习近平总书记在不同场合多次谈到要“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为了树立良好家风,传播先进的教育理念,“学习强国”江苏学习平台,江苏省教育厅教育宣传中心(江苏教育报刊总社)、中国江苏网、新江苏客户端联合策划推出家教小故事系列。这些故事作者各异,有父母、有孩子,还有事件经历者;视角有别,或谈习惯培养,或谈行为养成,或谈民主家风。我们相信,这些情感真实、感受真切的小故事,其散发出的育人魅力,定会让你有所思、有所得。

  一月中旬的某一天,大宝的三年级上学期期末考试结束了,我们全家终于迎来了计划已久的日本冲绳之旅,这也意味着孩子们的寒假生活就这样愉快地开始了。

  令人意外的是,当我们结束这次旅行回国过春节时,国内发生的新冠疫情形势开始急转直下,我们每天从新闻中得到的大都是令人心情沉重的坏消息,其中也包括孩子们的开学时间被无限期推迟了。于是,我们一家人便整整齐齐地开始了居家隔离的生活。

    隔离伊始,我和爸爸就给所有家庭成员规定好了居家生活的基本要求,那就是每天都要严格执行洗手法则,包括两岁的三宝(还好有阿姨帮助他)。大宝是个爱干净的女孩,每天自觉洗手不用爸妈催。让我感到欣慰的是,二宝也能做到这一点,每次洗手嘴里还能念叨起幼儿园教的洗手歌,“卷起袖,淋湿手,抹上肥皂搓一搓。手心搓搓,手背搓搓,手指缝搓一搓,手腕搓一搓,大拇指转一转。清清水底冲一冲,我的小手真干净”。听他念了几次,我也慢慢学会了,每次和他一起洗手时,我都会和他一起念叨一遍,同时我也会谢谢他把这首洗手歌教给我。看得出,他还挺自豪的,每次洗手都愈发认真了。

    居家生活时间长了,总要给孩子们安排些新奇的节目,以避免他们为了打发时间而长时间看电视或玩电子产品。不谦虚的说,变着花样玩游戏,那可是我最擅长的。引用我老爹当年形容我小时候的话,“整个大院里的孩子们就数你最会玩儿,每天放学也不写作业,爬墙上树,玩到别人都回家了只剩自己一个人还能玩”。

  为了让孩子们玩好,除了家里已有的玩具,我还拿出了珍藏多年的各色玻璃球给孩子们折腾,宝爸也趁机捡起几十年没碰过的弹玻璃球技术手把手来教给孩子们(显然他们弹球的水平不咋地,不能和宝爸小时候比)。

    除了献宝,我还变废为宝。把一个大号空纸箱由横放变为竖放,再美化一番,瞬间就变成了孩子们的秘密基地,他们每天都要进去里面说会儿悄悄话。顺便说一下,二宝三宝这种年纪的低幼儿童,真的是痴迷于对某样带盖或带门的东西重复进行开和关两个动作。这个秘密基地的大门,每天被他们这样一开一关不知道多少次。

    这次隔离还让我们的生活增加了仪式感,把各种重要日子往“高规格”操办。比如三宝的两岁生日,因为疫情严峻快递还没有恢复不能网购,我发动了大宝二宝做手工装扮这次生日“趴提”。我们利用家里现成的手工材料,做了彩旗,吹了气球,剪了彩色大字,还发明了水母型彩带装饰球。

  另外需要特别提及的是,老母亲还鼓动“不想写寒假作业”的大宝,积极利用闲暇时间在家里搞一次个人画展,甚至可以考虑拍卖画作,观展群体基本上就是微信上家庭群的成员们。经过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式的筹备,画展终于开起来了。当我翻箱倒柜,把大宝的多年画作存货拿出来挂到墙上时,她忍不住惊叹,“妈妈呀,原来我画过这么多画”。是啊,你没想到,老母亲我也没想到,这么多年攒了这么多画作。我这个人念旧,连大宝写给我的道歉小卡片儿我都舍不得扔。

    三月伊始,大宝的空中课堂开课了,这也就相当于远程开学了。全家人的居家生活作息开始逐步调整来配合大宝的学习。比如,全家人早晨八点前基本上都起床了;白天时间家中保持安静,以免打扰大宝听课学习。我陪大宝上网课的光景,二宝和阿三也常来静静地陪读,这无形中给二宝自己争取了个“揠苗助长”的机会。二宝似懂非懂地听着三年级数学课的样子,真是让老母亲忍俊不禁。

    这次漫长的寒假似乎还治愈了二宝的分离焦虑。一天,二宝告诉我,虽然他很不喜欢幼儿园的午睡,但他太想念幼儿园了,他决定开学以后一直住在幼儿园,一百天也不回家了。哎,二宝你可说出了老母亲的心声,开学以后你可劲儿地住在幼儿园吧,别回来了!

  看来大家都还是更加怀念疫前按部就班的日子: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大人小孩,莫不如此。相信这一天,应该不远了。

(作者系上海市长宁区安顺路幼儿园小一班 陆昕宇小朋友家长,图/钱新明)

责任编辑:周灵

相关新闻

【家教小故事】系列之四十六:那些“守望相助”的日子
发布时间:2020-09-14   
来       源:江苏教育新闻网  

  【编者按】家庭是人生的第一个课堂,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习近平总书记在不同场合多次谈到要“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为了树立良好家风,传播先进的教育理念,“学习强国”江苏学习平台,江苏省教育厅教育宣传中心(江苏教育报刊总社)、中国江苏网、新江苏客户端联合策划推出家教小故事系列。这些故事作者各异,有父母、有孩子,还有事件经历者;视角有别,或谈习惯培养,或谈行为养成,或谈民主家风。我们相信,这些情感真实、感受真切的小故事,其散发出的育人魅力,定会让你有所思、有所得。

  一月中旬的某一天,大宝的三年级上学期期末考试结束了,我们全家终于迎来了计划已久的日本冲绳之旅,这也意味着孩子们的寒假生活就这样愉快地开始了。

  令人意外的是,当我们结束这次旅行回国过春节时,国内发生的新冠疫情形势开始急转直下,我们每天从新闻中得到的大都是令人心情沉重的坏消息,其中也包括孩子们的开学时间被无限期推迟了。于是,我们一家人便整整齐齐地开始了居家隔离的生活。

    隔离伊始,我和爸爸就给所有家庭成员规定好了居家生活的基本要求,那就是每天都要严格执行洗手法则,包括两岁的三宝(还好有阿姨帮助他)。大宝是个爱干净的女孩,每天自觉洗手不用爸妈催。让我感到欣慰的是,二宝也能做到这一点,每次洗手嘴里还能念叨起幼儿园教的洗手歌,“卷起袖,淋湿手,抹上肥皂搓一搓。手心搓搓,手背搓搓,手指缝搓一搓,手腕搓一搓,大拇指转一转。清清水底冲一冲,我的小手真干净”。听他念了几次,我也慢慢学会了,每次和他一起洗手时,我都会和他一起念叨一遍,同时我也会谢谢他把这首洗手歌教给我。看得出,他还挺自豪的,每次洗手都愈发认真了。

    居家生活时间长了,总要给孩子们安排些新奇的节目,以避免他们为了打发时间而长时间看电视或玩电子产品。不谦虚的说,变着花样玩游戏,那可是我最擅长的。引用我老爹当年形容我小时候的话,“整个大院里的孩子们就数你最会玩儿,每天放学也不写作业,爬墙上树,玩到别人都回家了只剩自己一个人还能玩”。

  为了让孩子们玩好,除了家里已有的玩具,我还拿出了珍藏多年的各色玻璃球给孩子们折腾,宝爸也趁机捡起几十年没碰过的弹玻璃球技术手把手来教给孩子们(显然他们弹球的水平不咋地,不能和宝爸小时候比)。

    除了献宝,我还变废为宝。把一个大号空纸箱由横放变为竖放,再美化一番,瞬间就变成了孩子们的秘密基地,他们每天都要进去里面说会儿悄悄话。顺便说一下,二宝三宝这种年纪的低幼儿童,真的是痴迷于对某样带盖或带门的东西重复进行开和关两个动作。这个秘密基地的大门,每天被他们这样一开一关不知道多少次。

    这次隔离还让我们的生活增加了仪式感,把各种重要日子往“高规格”操办。比如三宝的两岁生日,因为疫情严峻快递还没有恢复不能网购,我发动了大宝二宝做手工装扮这次生日“趴提”。我们利用家里现成的手工材料,做了彩旗,吹了气球,剪了彩色大字,还发明了水母型彩带装饰球。

  另外需要特别提及的是,老母亲还鼓动“不想写寒假作业”的大宝,积极利用闲暇时间在家里搞一次个人画展,甚至可以考虑拍卖画作,观展群体基本上就是微信上家庭群的成员们。经过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式的筹备,画展终于开起来了。当我翻箱倒柜,把大宝的多年画作存货拿出来挂到墙上时,她忍不住惊叹,“妈妈呀,原来我画过这么多画”。是啊,你没想到,老母亲我也没想到,这么多年攒了这么多画作。我这个人念旧,连大宝写给我的道歉小卡片儿我都舍不得扔。

    三月伊始,大宝的空中课堂开课了,这也就相当于远程开学了。全家人的居家生活作息开始逐步调整来配合大宝的学习。比如,全家人早晨八点前基本上都起床了;白天时间家中保持安静,以免打扰大宝听课学习。我陪大宝上网课的光景,二宝和阿三也常来静静地陪读,这无形中给二宝自己争取了个“揠苗助长”的机会。二宝似懂非懂地听着三年级数学课的样子,真是让老母亲忍俊不禁。

    这次漫长的寒假似乎还治愈了二宝的分离焦虑。一天,二宝告诉我,虽然他很不喜欢幼儿园的午睡,但他太想念幼儿园了,他决定开学以后一直住在幼儿园,一百天也不回家了。哎,二宝你可说出了老母亲的心声,开学以后你可劲儿地住在幼儿园吧,别回来了!

  看来大家都还是更加怀念疫前按部就班的日子: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大人小孩,莫不如此。相信这一天,应该不远了。

(作者系上海市长宁区安顺路幼儿园小一班 陆昕宇小朋友家长,图/钱新明)

责任编辑:周灵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中国江苏省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33号  邮编:210036  

网站相关问题请发送邮件至help@jsenews.com

电话:86275776(报社相关),86275726(通联发行) 传真:025-86275721,86275777;技术支持:18761656745。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084号, 苏ICP备09001380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10420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