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魔”共学,其“乐”无穷

——“特别假期”我家的亲子教育故事

作者:王复盛 发布时间:2020-03-23 来源: 江苏教育新闻网

  寒假到来,“魔童”归来,千千万万家庭起初一定与我家一样,做好了近一个月的“与魔共舞”规划:放松、培训、拜年、收心、“归园”。但是,另一个不速之“魔”——新型冠状病毒的到来改变了一切,孩子过起了一个直至今日还看不到尽头的“超长特别假期”,而我则走上了漫长的“与魔抗争”之路。

  疫情之下、隔离之初,无论是作为家长的我们,还是作为学生的儿子,被久违的“集体放假”冲昏了头脑:终于可以不要问他的成绩,不要带着他奔波于形形色色的培训班,于是吃了睡、睡了休闲、休闲了吃、吃了再睡成为了家庭的主旋律,无聊之时甚至多次上演“大眼瞪小眼”的干耗情景。

  快乐的日子却总是那么的短暂,当“噩耗”来临——“停课不停学”、进行线上教学的政策到来时,我们一家显得如此手足无措,一下子变成了“催事班”:催起床、催洗漱、催用餐、催在线学习、催作业,在种种催之中时间也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去了。可是,突然发现没有了老师的约束,儿子的惰性并未随着学习的开始而改变:作业完成的速度要比在学校时候慢许多;因为在家中学习,任何家事都能够成为他分神的诱因;我们完成各种“催”和家务之后的休闲却也成了他控诉的理由——“为什么你们可以玩游戏、听音乐、看电视,我就不行?”;甚至有时候批评他作业中的种种不足,也会激发他“挑衅”的目光,那种略带蔑视的斜瞟,十足是在说:“有本事你也来做做啊!”

  经过多次与“魔童”的交锋,我知道这个六年级的小家伙,已经进入了叛逆期,呵斥与“棍棒”只能让他口服心不服,于是我决心身体力行,拾起年轻时奋力学习之心,由陪伴“魔”学转向与“魔”共学,用榜样的力量征服他,获得“与魔争雄”的胜利。于是在“超长假期”中,便做出了许许多多之前“陪太子读书”状态下没有过的共学“趣事”。

  同题异构写日记,亲子共学的高光时刻

  “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要在他面前树立威信,做到“不战而屈人之兵”就必须“以己之长、攻彼之短”;并且要通过与子共学来帮助他改变“超长假期”带来的有点懒散的精神状态。这就需要找个好的切入点。

  儿子最害怕的便是写作,而这却是我相对于他而言最便宜的“武器”,同时通过写作题材的拟定也可以将想要对他进行的思想教育融入其中。于是我便和儿子开展了“写作文奖休闲时间”活动,每天大家拿出20分钟时间,同主题异内容写200-300字的短日记,如果能够在规定时间完成并具有可读性就算过关,奖励看动画片一集。

  为了促使他关心时事、树立正确的价值观,我和他共书“抗疫战争中最感动我的人和事”;为了让他早起并体会生活之艰辛,我便和他以“向疫情中美丽的环卫工人致敬”为主题,早晨5点半起床观察来楼下收拾垃圾桶的环卫工人;为了锻炼他的观察和描写能力,我以疫情前老妈送来的老鸭为对象,和他以“说说我家的‘鸭将军’”为主题进行同题异构;为了让他积极参与家务、品尝日常生活滋味,我带着他一起做早餐、一起洗电瓶车……撰写了“美味的番茄酱炒年糕”、“旧车换新颜”等日记。

  每晚6点,由儿子朗读我和他的作品,全家人共同赏析,并由独立第三人——孩子他妈决定奖励与否。通过亲子共书、亲子共品,我们“以文会友”,在赏析中实现了思想的交流、碰撞,孩子知道了大人的价值观、我们也得以知道他眼中的真、善、美;同时,我们通过共赏与互评,相互学习对方文中的优美词句,取长补短,共同进步。这“品文会”的起初阶段,因为对自己写作能力的不自信,儿子以为会被我们开成对他“男女混合双打”的“批斗会”,颇有些抵触情绪,但没过几天便成为了我们全家共同期待的,亲子休闲的高光时刻了。

  朝向孩子学知识,“小老师”的自豪时刻

  我们家的家庭教育应该是属于传统型的,即家长在家庭中占绝对主导地位,尤其是儿子读了小学后,细细回味起来,除了睡觉,与儿子相处的时间主要就是陪他做作业、送他去各类培训班,难得一些闲暇时光也总是被我居高临下、种种不满的思想教育所充斥。

  这次的“超长特殊假期”,终于让我可以过起慢节奏的家庭教育生活:有了大把的闲暇时间,可以把儿子既往的课本、作业和兴趣班的作品拿来好好“赏玩”。当细细品完他的许多杰作,陡然有种“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之感,不经意间,这个小娃娃已然从牙牙学语的幼童成长起来了。尤其是经过书法兴趣班的学习,那一手字真心可谓漂亮,相较于我的“龙飞凤舞”绝对堪称艺术品。

  在观赏之余,记起郑渊洁曾经说过的一句家庭教育的谏言:“如果家长想要毁掉一个孩子,摧毁孩子的自尊心是最有效的方式。”那么按照查理·芒格的“逆向思维”逻辑,想要成功塑造一个孩子那最好的方法便是帮他树立自尊心。于是,我令儿子万分诧异地向他提出了请求:“儿子,你能不能做做爸爸的小老师,教教爸爸练练毛笔字啊!”“爸爸,你说什么?我没听错吧,无所不能的爸爸要向我学习?”只见他虽然脸上露着疑惑、惊讶的表情,但是嘴角却已然微微上翘,一股自豪感已在他的心田升起。

  从第二天开始,往常那不停的絮叨、批评或表扬之声依然从我家飘出,不过主角斗转星移,从我变成了儿子。“爸爸,握笔的姿势和你说了多少次了,怎么还和拿水笔一样啊!”“你认真看看字帖字的结构再练啊,怎么字帖都不看就在瞎写啊!”“爸爸,你好厉害啊,才两天就写得像模像样了!”“这几个字是比较难写的,爸爸你别气馁嘛,你不老教育我‘做事贵在坚持’吗?”能够做我的小老师给了儿子莫大的动力和自豪,为了做好我的老师,他精选教学内容,做好心理疏导,讲究教学方法。在共学的过程中我明显的感到他的分析能力、沟通能力和责任心都在快速的成长。

  有一天,听见他小声的自言自语: “做老师真是个吃力的差事啊!”可是我看见他的脸上分明是一种“烦却快乐着”的神情。我知道我的换位战术奏效了,而在换位中我也感受到了孩子的努力和要强,感受到了孩子的不易,为之前动不动就会为他的些许不足便·大发雷霆而心生悔意。

  这个漫长的特殊假期中,我们还上演了许多有趣的共学故事:根据六年级下语文教学内容一起学名著写梗概、一起上体育课共运动……与“魔”共学的过程中,我也学得了许多新知识,习得了许多新本领。虽然不时有点疲惫,但真可谓是“累并快乐着!”。不过,假如我能够遇见阿拉丁神灯的话,我一定会向他许愿:“神灯啊神灯,请你快些让疫情过去吧,让‘魔童’们早点回学校上学吧!”

宜兴市城南实验小学 六(5)班 王梓江家长王复盛

责任编辑:周灵

相关新闻

与“魔”共学,其“乐”无穷
——“特别假期”我家的亲子教育故事
发布时间:2020-03-23   
来       源:江苏教育新闻网  

  寒假到来,“魔童”归来,千千万万家庭起初一定与我家一样,做好了近一个月的“与魔共舞”规划:放松、培训、拜年、收心、“归园”。但是,另一个不速之“魔”——新型冠状病毒的到来改变了一切,孩子过起了一个直至今日还看不到尽头的“超长特别假期”,而我则走上了漫长的“与魔抗争”之路。

  疫情之下、隔离之初,无论是作为家长的我们,还是作为学生的儿子,被久违的“集体放假”冲昏了头脑:终于可以不要问他的成绩,不要带着他奔波于形形色色的培训班,于是吃了睡、睡了休闲、休闲了吃、吃了再睡成为了家庭的主旋律,无聊之时甚至多次上演“大眼瞪小眼”的干耗情景。

  快乐的日子却总是那么的短暂,当“噩耗”来临——“停课不停学”、进行线上教学的政策到来时,我们一家显得如此手足无措,一下子变成了“催事班”:催起床、催洗漱、催用餐、催在线学习、催作业,在种种催之中时间也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去了。可是,突然发现没有了老师的约束,儿子的惰性并未随着学习的开始而改变:作业完成的速度要比在学校时候慢许多;因为在家中学习,任何家事都能够成为他分神的诱因;我们完成各种“催”和家务之后的休闲却也成了他控诉的理由——“为什么你们可以玩游戏、听音乐、看电视,我就不行?”;甚至有时候批评他作业中的种种不足,也会激发他“挑衅”的目光,那种略带蔑视的斜瞟,十足是在说:“有本事你也来做做啊!”

  经过多次与“魔童”的交锋,我知道这个六年级的小家伙,已经进入了叛逆期,呵斥与“棍棒”只能让他口服心不服,于是我决心身体力行,拾起年轻时奋力学习之心,由陪伴“魔”学转向与“魔”共学,用榜样的力量征服他,获得“与魔争雄”的胜利。于是在“超长假期”中,便做出了许许多多之前“陪太子读书”状态下没有过的共学“趣事”。

  同题异构写日记,亲子共学的高光时刻

  “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要在他面前树立威信,做到“不战而屈人之兵”就必须“以己之长、攻彼之短”;并且要通过与子共学来帮助他改变“超长假期”带来的有点懒散的精神状态。这就需要找个好的切入点。

  儿子最害怕的便是写作,而这却是我相对于他而言最便宜的“武器”,同时通过写作题材的拟定也可以将想要对他进行的思想教育融入其中。于是我便和儿子开展了“写作文奖休闲时间”活动,每天大家拿出20分钟时间,同主题异内容写200-300字的短日记,如果能够在规定时间完成并具有可读性就算过关,奖励看动画片一集。

  为了促使他关心时事、树立正确的价值观,我和他共书“抗疫战争中最感动我的人和事”;为了让他早起并体会生活之艰辛,我便和他以“向疫情中美丽的环卫工人致敬”为主题,早晨5点半起床观察来楼下收拾垃圾桶的环卫工人;为了锻炼他的观察和描写能力,我以疫情前老妈送来的老鸭为对象,和他以“说说我家的‘鸭将军’”为主题进行同题异构;为了让他积极参与家务、品尝日常生活滋味,我带着他一起做早餐、一起洗电瓶车……撰写了“美味的番茄酱炒年糕”、“旧车换新颜”等日记。

  每晚6点,由儿子朗读我和他的作品,全家人共同赏析,并由独立第三人——孩子他妈决定奖励与否。通过亲子共书、亲子共品,我们“以文会友”,在赏析中实现了思想的交流、碰撞,孩子知道了大人的价值观、我们也得以知道他眼中的真、善、美;同时,我们通过共赏与互评,相互学习对方文中的优美词句,取长补短,共同进步。这“品文会”的起初阶段,因为对自己写作能力的不自信,儿子以为会被我们开成对他“男女混合双打”的“批斗会”,颇有些抵触情绪,但没过几天便成为了我们全家共同期待的,亲子休闲的高光时刻了。

  朝向孩子学知识,“小老师”的自豪时刻

  我们家的家庭教育应该是属于传统型的,即家长在家庭中占绝对主导地位,尤其是儿子读了小学后,细细回味起来,除了睡觉,与儿子相处的时间主要就是陪他做作业、送他去各类培训班,难得一些闲暇时光也总是被我居高临下、种种不满的思想教育所充斥。

  这次的“超长特殊假期”,终于让我可以过起慢节奏的家庭教育生活:有了大把的闲暇时间,可以把儿子既往的课本、作业和兴趣班的作品拿来好好“赏玩”。当细细品完他的许多杰作,陡然有种“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之感,不经意间,这个小娃娃已然从牙牙学语的幼童成长起来了。尤其是经过书法兴趣班的学习,那一手字真心可谓漂亮,相较于我的“龙飞凤舞”绝对堪称艺术品。

  在观赏之余,记起郑渊洁曾经说过的一句家庭教育的谏言:“如果家长想要毁掉一个孩子,摧毁孩子的自尊心是最有效的方式。”那么按照查理·芒格的“逆向思维”逻辑,想要成功塑造一个孩子那最好的方法便是帮他树立自尊心。于是,我令儿子万分诧异地向他提出了请求:“儿子,你能不能做做爸爸的小老师,教教爸爸练练毛笔字啊!”“爸爸,你说什么?我没听错吧,无所不能的爸爸要向我学习?”只见他虽然脸上露着疑惑、惊讶的表情,但是嘴角却已然微微上翘,一股自豪感已在他的心田升起。

  从第二天开始,往常那不停的絮叨、批评或表扬之声依然从我家飘出,不过主角斗转星移,从我变成了儿子。“爸爸,握笔的姿势和你说了多少次了,怎么还和拿水笔一样啊!”“你认真看看字帖字的结构再练啊,怎么字帖都不看就在瞎写啊!”“爸爸,你好厉害啊,才两天就写得像模像样了!”“这几个字是比较难写的,爸爸你别气馁嘛,你不老教育我‘做事贵在坚持’吗?”能够做我的小老师给了儿子莫大的动力和自豪,为了做好我的老师,他精选教学内容,做好心理疏导,讲究教学方法。在共学的过程中我明显的感到他的分析能力、沟通能力和责任心都在快速的成长。

  有一天,听见他小声的自言自语: “做老师真是个吃力的差事啊!”可是我看见他的脸上分明是一种“烦却快乐着”的神情。我知道我的换位战术奏效了,而在换位中我也感受到了孩子的努力和要强,感受到了孩子的不易,为之前动不动就会为他的些许不足便·大发雷霆而心生悔意。

  这个漫长的特殊假期中,我们还上演了许多有趣的共学故事:根据六年级下语文教学内容一起学名著写梗概、一起上体育课共运动……与“魔”共学的过程中,我也学得了许多新知识,习得了许多新本领。虽然不时有点疲惫,但真可谓是“累并快乐着!”。不过,假如我能够遇见阿拉丁神灯的话,我一定会向他许愿:“神灯啊神灯,请你快些让疫情过去吧,让‘魔童’们早点回学校上学吧!”

宜兴市城南实验小学 六(5)班 王梓江家长王复盛

责任编辑:周灵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中国江苏省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33号  邮编:210036  

网站相关问题请发送邮件至help@jsenews.com

电话:86275776(报社相关),86275726(通联发行) 传真:025-86275721,86275777;技术支持:18761656745。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084号, 苏ICP备09001380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10420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禁止转载